黄酒与人生

2017-01-07来源 : 互联网

中国的饮食文化中有二句话挺有意思,一句叫“柴米油盐酱醋茶”,说的是开门七件事,属于生活必需品层面。另一句叫“书画琴棋诗酒花”,也是七件事,但说的却是娱乐休闲,属于精神生活层面。

中国素称礼义之邦,丰富多彩的饮食文化成为中华民族的一笔宝贵遗产。而作为饮食文化分支的酒文化,更在中国五千年文化史上奠定了自身独特的历史地位。

以酒为礼,以酒会友,以酒论事。祭祀、乔迁、荣升、进屋、剃头、订亲、祝寿、欢聚、婚庆,真是人生无事可离酒。挥书作画,抚琴起舞,饮酒赋诗,观花赏月,如果没有美酒助兴点缀,艺术也就少了灵动和生机,更见不到类似“兰亭集序”这样的稀世珍宝。

民以食为天,食以酒为先。饮食如果少了酒,就如汽车缺少了安全气囊,总会有一种隐隐的遗憾和忧虑。面临现代社会日益加快的生活节奏和强大的生活压力,现代人更加渴望精神层面的交流。众多白领精英阶层在提高生活水平的同时渴望提升自己的生活质量,这个时候就要学会关爱自己,关爱人生,学会放松,从快节奏进入慢生活。最好从每天的饮食开始进行调理,如通过适量饮用好的黄酒来缓解生活压力,增加人体细胞活力,提高生活质量。为什么要适量饮用黄酒呢?我认为有三个理由。

一是从酒体本身来讲,黄酒性温,酒体柔和,入口甘顺,酒中含有许多有益人体的小分子氨基酸和多糖、多肽等功能性物质,能舒通血脉,促进人体血液循环,使人体血管内长期沉积的废物排出体外,最后达到养颜增寿的良好功效。营养学家经过研究后认为,白酒的酒度太高,多喝伤身;啤酒虽然酒度很低,口感淡爽,但长期饮用易形成“啤酒肚”;红酒也属于发酵酒,但其酸涩的口感不太符合中国人的饮食结构。因此,如果从健康养身的角度看,最好还是饮用黄酒。黄酒不仅发源于中国,和中国人血脉相连,情理相通,而且黄酒本身柔和、温雅的酒性,和中华民族的饮食结构最为匹配,最适合中国人的胃。前年我去新加坡时,当地一位华裔商人在仔细品尝了会稽山二十陈酒后兴奋地告诉我,说他几乎尝遍世界上所有的好酒,但他一直来认为绍兴酒是最好的酒,除了绍兴酒之外,世界上还没有哪种酒具有如此复杂厚实的酒体,却又如丝绸般地柔滑和融合,各种味道结合得如此巧妙,如此完美,简直叹为观止。

记得已故著名酿酒专家辛海庭老先生也说过,黄酒是他最喜欢喝的酒,平时辛老经常上北京的超市去买坛装的绍兴酒喝。辛老认为论营养健康,黄酒是酒类中最好的酒,也是真正的发酵酒,所以他非常喜欢黄酒。辛老说,他小的时候北京城卖的全是黄酒。1937年,辛老10岁,那时北京大街上有很多绍兴人开的酒馆,外面挂着有“绍兴”字样的黄颜色三角酒旗。辛老说,黄酒在清代的时候很有市场,在知识阶层中很吃得开。后来由于爆发了抗日战争,日本人控制了京杭大运河,从而切断了绍兴酒通过水路沿京杭大运河北上的路径。加之当时农业歉收,民不聊生,绍兴的酒坊也因此元气大伤。北京就慢慢成了白酒的天下,京城百姓饮用绍兴酒也成了一种奢望。

二是从文化的视角来看,中国文化以儒家为主导,“中庸”是儒家文化的核心。黄酒性温,甜、酸、苦、辣、鲜、涩六味调和,醇厚、甘顺、柔和、鲜爽,自成一体,成为一个非常和谐中庸的酒体。中庸不是不讲原则的折衷主义,而是一种至高无尚的美德,中庸体现的是一种端庄沉稳、守善持中的博大气魄和宽广胸襟。“中庸之道”是我们面对自然、生命和传统的时候所应该采取的正确态度。因为,真正的中庸之道,就是把人性作为主体,以尊重个性发展与社会发展和谐统一,追求人类发展和自然发展为目标,达到“天人合一”的境界,就是“以人为本”。今天,我们倡导和谐社会,以和为贵,我们的目的就是希望大家广结善缘,大家和睦相处,最后使沟通、协调显得自然、顺畅。饮用黄酒恰恰能够实现家庭幸福,人生和谐这样一种境界,最终成为实现世界和谐之旅的重要媒介,探索中华文化的最佳参照。

三是从黄酒的品名来看,黄酒应该是我们的国酒。这不光是说黄酒起源于中国,是中国历史最悠久的发酵酒,还有黄酒之“黄”所蕴含的独特精神内核。20世纪九十年代末,国内黄酒专家和学者就提出:黄酒的“黄”不仅仅是指酒的颜色,其内涵更为广泛。黄酒的“黄”是哺育华夏子孙的母亲河---黄河的“黄”;是生养炎黄子孙的大地----黄土地的“黄”;是华夏始祖黄帝之“黄”;还是中国人的肤色之“黄”。被欧洲心理学家荣格誉为“人类世界唯一的智慧宝典”《易经》上也讲“黄裳元吉”,为什么称黄裳而不称黑裳或红裳呢?因为五色之中,黄色属于中间色,它既不象黑与白那么相抗拒,也不象红和蓝那么对抗。黄色和各种颜色都能够有机调和。正是黄酒这些独特的印记和中国五千年文化的有效对接奠定了中国黄酒的历史地位。

此外,黄酒的和谐还不仅仅表现在酒体个性的协调自然,还表现在其博大宽宏的酒性上,如果说啤酒是充满激情的毛头小伙,白酒是刚烈如火的北方大汉,红酒是情调暧昧的小资女性,那么,黄酒则是事业有成,功成名就的成功人士,是经历了岁月沧桑,实现人生荣耀的现代好男人。这个层次的人,他可以自然地与社会融为一体,无论东西,无论古今,他可以从容淡定地处理任何碰到的疑难之事,而不以物喜,不以已悲,于从容之中笑对人生。而其需要的仅仅是把盏一杯黄酒,然后静静地品味人生的酸甜苦辣,于微醺之中脱离生活的清醒,在难得的“糊涂”之中释放生活和工作中的压力。

有时我在想,这产于江南的黄酒,又流行于江南,江南人独特的细腻和对生活的睿智,或许就有黄酒的一份功劳。人生一世,太清醒不行,太糊涂也不行,否则什么事也成不了。于是,明代的陈板桥便有了“难得糊涂”一说,还成为众多现代人追求心灵释放的一种凭籍。而饮用黄酒恰恰就能解决人生太过清醒的问题。不久前和省里一位领导一起饮酒,席间说起黄酒清醒论,想不到竟获得了高度认同。

的确,无论从酒体、酒品、酒性还是酒的文化层面,黄酒都是最适合一口一口享用的酒,“举杯邀明月,对影成三人”应该是黄酒最理想的境界之一,这比红酒的独酌要雅致的多。对男人来说,慢慢品是一种情杯,一口干是一种胸怀。男人固然需要一口干的豪气,但更需要慢慢品的情怀,而黄酒,这一最能代表中国文化的酒,可以助你到达儒雅、大度、包容、尊重这样一种真正男人的境界。

标签: 黄酒与人生

联系电话:023-62873158      地址:重庆市渝北区金州大道94号财富森林2幢

增值电信业务经营许可证:渝B2-20120016 渝ICP备11000776号-1 北京动力在线为本站提供CDN加速服务

Copyright©2004-2019 3158.CN. All Rights Reserved 重庆叁壹伍捌信息技术有限公司 版权所有

3158招商加盟网友情提示:投资有风险,选择需谨慎